傑尼斯演技派偶像,不止木村拓哉

萬達電影生活2019-09-13 08:18:23


本文作者是撰稿人@四月
正在找回對電影的最初熱情



木村拓哉二宮和也,兩位最會演戲的日本偶像,本週將破天荒頭一遭共同出現在內地大銀幕上。


《檢察方的罪人》改編自雫井脩介的同名社會懸疑派小說,主要講述圍繞著一件殺人案,兩個秉持不同觀念的檢察官的對抗

最上毅(木村拓哉 飾)發現捲入案件的嫌疑人之一鬆倉是當年東京一起姦殺少女案的嫌疑人(當時缺乏證據無法定罪),受害者是最上的好友。


然而當年的案件已經過了追訴期,於是最上不顧證據不足,執意要通過最新案件讓鬆倉伏法。

而敬仰他的新人檢察官衝野啟一郎(二宮和也 飾)卻堅持著司法的程序正義,兩人針鋒相對,最終的答案卻無法站在任何一邊


原田真人導演近年來的作品,從《投靠女與出走男》到《關原之戰》,雖然時代背景各不相同,卻都基調凝重,執著於探討生存信念的抉擇。

直接面對當代日本的《檢察方的罪人》,更加野心勃勃,除了“何為正義”的討論,還借原著之外新添加了批判政府右翼傾向的支線,反戰的警世鐘長鳴。


雖然近兩年日本真人電影越來越多地引進中國內地,但進口片商們更中意的往往是漫改、青春或知名作家作品改編的題材。

而原田真人這部題材嚴肅甚至略顯沉重的電影之所以能夠登陸內地銀幕,還要感謝兩位高人氣的傑尼斯偶像



作為傑尼斯大家族中有口皆碑的演技派,這次史無前例的合作,兩人都拿出了全力。

木村拓哉一上來就抓準了氣勢凜然的王牌檢察官形象,這讓他獨自神傷,而後戰戰兢兢踏破職業底線的變化有了強烈的反差和說服力。

二宮和也的角色則更考驗對微小心理變化的演繹,而這正是二宮一直以來擅長的。

相對於他那場為人津津樂道的審訊戲中的爆發力,在與過往提點自己的最上產生分歧時的彷徨、憂慮和自我質疑,才是更加見功力的。


而二宮和也所在的偶像團體“”的五人,是傑尼斯乃至整個日本藝能界的頂尖偶像。

團體的五人各有獨特的魅力,這也是他們能夠成功的重要原因。

而即便在注重個人特質的日本偶像之中,二宮和也仍屬異類。

給人以最直觀印象的,是多年來他身上不變的少年感。可同時他又太過聰明,通曉世故,卻不老於世故。


在《情熱大陸》紀錄片的鏡頭下,二宮毫無顧忌地在MV錄製片場玩遊戲,而後你會驚異地發現,這是他為維持自身想法和工作之間平衡的手段:

“產生自己的想法,是最難應付的,如果不把自己的想法扼殺掉,就無法讓身體跳動。”這是身為偶像,在行業之中所不得不經常做出的妥協(當然,室內派的二宮確實也很喜歡玩遊戲)


“小惡魔”作風則是二宮給身邊人們的貼心調劑,他總能敏銳準確地察言觀色,和周遭打成一片,給人們所需要的。

他吐起槽來心直口快,跟合作的大導演大編劇們也總是“沒大沒小”,直呼伊斯特伍德的名字“克林特”,叫名編劇倉本聰“聰醬”。然而大前輩們卻都給予他深深的信賴。

可看似矛盾的是,二宮身上又總有著神祕感,他似乎從不希望大眾過度深入地瞭解他。

“一個人要想了解另一個人的話,那就不能跟其他人在一起了。”
“留一些言語上的暗示,這樣能給人留一些想象空間,不是正好?”

多年從事偶像這樣一個時刻要袒露自身,同時苛求完美的職業,二宮在很多采訪中這樣的暗藏機鋒,既是非親歷不能體會的感悟,也是一種不易察覺的小小反抗

少年心性、對周遭的敏感和周全乃至與此對立的,內心隱藏的一份叛逆因子,所有的這些都讓二宮和也不太像傳統意義上的“偶像”,甚至有了些太宰治筆下人物的味道,悲觀後的透徹,這種處世哲學,單純的,太酷了。


這種性情與處事方式,也反映在二宮表演的風格上。

雖然是偶像出身,但二宮和也的表演生涯中卻少有那類光鮮亮麗的白馬王子形象。

首度主演的電影《青之炎》中他飾演的少年秀一,為保護母親與妹妹,殺死了施加家庭暴力的繼父。


從此以後二宮參演的影視作品多數貼近生活,甚至基調較陰暗或悲慼,另外還有很多舊時代背景的作品。

這些角色要麼被捲入戰亂(《硫磺島的來信》《如果和母親一起生活》),要麼家庭存在嚴重問題(《青之炎》《溫柔時刻》),要麼獨自在社會中掙扎求生(《打工仔的夢想房》),要麼身患殘障(《馬拉松》《坐著輪椅飛上天空》)——粉絲們半帶調侃的“可憐村村長”可不是白叫的。

《打工仔的夢想房》

然而無論角色身處什麼時代、職業與生活背景之下,二宮總能迅速適應並找到用自己舒服的方式詮釋的途徑

這一方面要感謝他的外形,雖然輪廓清秀,眼神靈動,卻沒有攻擊性的外貌,不會搶角色本身的風頭。

他能隱匿所有的藝人氣場(《硫磺島的來信》),但在需要狂傲之時,又能化身乖戾的天才渡海醫生(《黑色止血鉗》)

《黑色止血鉗》
 
而最主要的,還是他舉重若輕的表演方式太多同二宮合作過的演員給予他“天才”的評價。

二宮經常會在自由地理解角色之下,不受框限地不斷改變氣氛,沉默的時長、視線的角度,都是不經意之間尋找新的靈感的突破點。

二宮有自己的一套表演的小技巧,比如他會只看自己的臺詞而不看其他角色的,以獲得最真實的反應,而在不斷彩排磨合之後,他還會即興根據現場的情緒不斷調整改變對白的方式。

此外為了追求自然真實,他有時會根據對角色說話方式的理解適當改動臺詞,倉本聰素來不喜歡演員改詞,在與二宮合作時(《溫柔時刻》《敬啟,父親大人》)卻大開方便之門。

《黑色止血鉗》拍攝時與小泉孝太郎反覆就一場戲進行彩排
 
而這些技巧的基礎,其實是二宮為角色所提前做的大量準備。

發現這些痕跡其實並不容易察覺,二宮很少在人前顯露自己付出的努力,他在拍攝現場幾乎從不看劇本,進入角色彷彿就在一瞬間。

作為頂尖偶像他的日程永遠滿滿當當,然而他依舊會為了準備《馬拉松》中的自閉症男孩深夜練習跑步,為《紅鱂魚》中的落語段子做大量幕後的案頭工作。

正是這樣看似不起眼的準備,支撐了“二宮流”的體驗派表演。

《紅鱂魚》

近年來二宮的表演更趨成熟,現代題材的《黑色止血鉗》和《檢察方的罪人》中他展示出更氣勢驚人的爆發力

而《如果和母親一起生活》與《紅鱂魚》,一部在苦悶中索求暖意,一部在諧趣中接納人生的落寞,繼續刷新著演員二宮涉足的邊界

《檢察方的罪人》

雖然以前他經常說自己是偶像而不是演員,還笑談自己“對錶演沒有興趣”,然而才華天註定,表演仍是二宮不得不努力揹負的天然使命。

在偶像二宮和也身上,還潛藏著太多未知,而更多真實的他,或許還在未來的一個個角色裡。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繫我們。

【猜你喜歡】

點擊即可閱讀


王志文基努裡維斯都會嘗試的角色


安宰賢具惠善還在鬧,分手如何體面?


小陶虹的硬核再營業


https://weiwenku.net/d/20137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