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上癮,我要吹爆這部良心國劇

電影工廠2019-09-13 11:12:42


繼《小歡喜》完結後,另一部良心國劇悄悄上線。


在播出四集後,收視率迅速躥上「黃金檔第一」,預定九月爆款國劇。



最近引發議論的是,劇演了快一半女主才出現。


網友戲稱:電視劇最晚登場女主角。



新人物的接連登場,也讓鋪墊十幾集的大戲,終終終於拉開大幕——


《老酒館》



先看陣容,就令人熱血沸騰。


陳寶國領銜主演。


他自己說過:老酒館裡的陳懷海,是前後3年他最滿意的角色。


為了此角色,陳寶國不惜破掉自己多年的酒戒。


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老酒館開了酒戒,沒辦法。



《老酒館》共集結了其三位「國家一級演員」


除了陳寶國,還有婦孺皆知的鞏漢林


以及曾在《潛伏》裡飾演吳站長的馮恩鶴


要知道,國家一級演員很不簡單。


它是授予給對我國文藝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演員給予的最高職稱,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除了三位受國家蓋章認可的演員外,《老酒館》裡的角色個個都是熟臉,哪怕角色連名都沒有。


曾在《人民的名義》中飾演趙瑞龍的馮雷,飾演蔡成功的張晞臨,飾演陳岩石的白志迪


警察專業戶程煜,亦正亦邪的劉樺……


還有好劇不斷的秦海璐,和剛獲得金雞獎終身成就獎的國寶級老戲骨牛犇,



演員好看,劇情更好看。


電視劇下面的短評,宛如大型嗑藥現場:


絕了絕了真絕了,怎麼就每個演員都那麼有戲呢?



1928年春 大連。


“闖關東”的陳懷海(陳寶國 飾),帶著幾個弟兄來到好漢街,準備開酒館謀生。



談好的鋪子,一推門就看見地上橫著一具死屍。


趕巧,他們前腳進屋,鄰居後腳跟進來,被看的一清二楚。


鄰居訛了一筆跑了,接著是警察。


當他們想解釋清楚時,再一看,屍首沒了。


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店鋪還沒開張,就惹上人命官司。


這不是晦氣倒黴,而是有人給他們設的局,為的是他們背上沉甸甸的砂金。



好漢街魚龍混雜,三教九流啥都有,他們來時,典當鋪掌櫃一眼就看了出來他們的來頭——


東北深山,挖參淘金。


新人來,不給點見面禮怎麼行?


好漢街水深,陳懷海也不簡單。


《老酒館》開頭就用一樁人命案,吊足胃口。



這路子似乎有點熟悉,一看編劇,果然寫出《闖關東》的高滿堂


《老酒館》是他沉澱十年後的作品,這個故事在他心裡藏了十年。


而陳懷海的原型就是他的父親:這部劇就是以他在大連開酒館的經歷改編。

老人口中這些走南闖北的酒客,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生故事,豪氣干雲的俠義之情,激發高滿堂如使命感般的創作慾望。

也正因如此,《老酒館》光是酒客,就超有看頭!


老二兩:規矩不能破。


牛犇飾演的老二兩是一個孤苦無依的老人。


他每天都來老酒館,點上二兩酒,自斟自飲,夜裡十一點準時離開。



店裡有時送他一盤花生,他婉言謝絕,三爺多給他打點酒,老二兩臨走時,多出的酒錢就壓在瓶子下面。


瓢潑的雨夜,老酒館見沒客準備提前打烊,許久沒現身的老二兩突然出現。

說好的十一點就是十一點,縱使沒有顧客登門,做生意的規矩不能破。




陳掌櫃讓夥計把鍾回調半小時,可老二兩隻喝了半小時,依舊十一點離開。


掌櫃要送,他執意不肯。

人窮,卻極有原則。


他討飯吃,卻不差咱們一份酒錢,這是酒德,有人往他酒壺裡兌了白水,他嚐出來卻不動聲色,這是隱忍大氣。



沒人知道他的過往,沒人知道他的姓名。


他的二兩酒裡,一半是血,一半是淚。


回到窩棚裡,老淚打溼半個枕頭,沒人看見,沒人聽見。


醉了酒是豹子膽,醒了酒是兔子膽,借酒說話小心點,白吃白喝看白眼,喝酒應事躲遠點。



大雨中,老二兩蹣跚的背影賺足觀眾眼淚。



杜先生:我好歹也算半個文人。


要說導演厲害,竟然能讓鞏漢林來演說書先生,而且毫無違和感!




翻看他的履歷,師從相聲名家唐傑忠。


其實我們早該想到,從“宮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就想到今天。



杜某雖是個說書的,好歹也算是半個文人。


他飾演的杜先生因貪酒丟了飯碗,窮困潦倒還不丟尊嚴。


杜先生身上有文人的酸,也有江湖人的精明。



後到老酒館說書,他一直是酒館的開心果。


來貫口,說水滸,調侃江湖傳言。



但在動亂的年代,他的利口還是為他招來禍事。


當他再次出現在老酒館,一下子沉默了下來,陳掌櫃問其原因,他讓夥計拿來紙筆,寫下一句話後,將自己從不敢喝的烈酒,一飲而盡。

舌頭惹事了,沒了。


陳掌櫃留他在老酒館住下,杜先生雙眼含淚,拱了拱手推開了他。

世事無常,痛斷肝腸。



杜先生先是揣著手離開了酒館,接著闊步向前,消失在人群之中。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大丈夫當立於天地之間。

杜某雖是個說書的,好歹也算半個文人。


他的口頭禪此刻在我腦海不斷迴響,只剩欽佩。



那爺:有了皇上,我就有了主心骨,我就有了家。


馮恩鶴的那爺,在已播出的劇集中超有看頭。


本人那正紅,旗人!


從一腳踢翻地痞的霸氣,到被日本人耍的團團轉的狼狽,那爺的變化歷歷在目,又不禁令人嘆息。


出場時帽鑲朱玉,錦緞長袍,離開時破皮氈帽,單薄短褂。



那爺一直沉浸在大清夢中,不惜賣畫也要維持原來的生活,賣房只為請婉容吃頓飯。


九牛一毛上的毛尖尖,有人在夢中不願醒,而那爺根本就沒意識到世道變了。


他留著辮子等皇帝登基,絲毫聽不進陳掌櫃的勸告。


失去辮子的那爺,好像真沒了命一樣,失魂落魄。


《老酒館》用兩組背影,描寫了一個時代的衰落,以及只屬於它的人的消失。


那爺跟著大清,跟著辮子都走了。


看著那爺的背影,此時無聲勝有聲,《老酒館》的留白,太妙了。




魚龍混雜的好漢街,老酒館就像一罈醇厚濃香的老酒,陳著人生的酸甜苦辣。


劫富濟貧的義賊金小手(陳月末 飾)


本為砂金而來,卻欽佩陳掌櫃的重情義,結拜為弟兄。



王者級品酒師磨刀老白(蕭松原 飾)


長條凳,酒葫蘆,老白一出場我就覺得不一般。


所有人都把酒當工具,喝酒說事,只有他把酒當朋友,願意和酒說說話。


所以他才一口就能嚐出其中的變化。



世間真君子高先生(張晞臨 飾)


莫名而來,卻在老酒館喝了假酒,但卻沒有發作。


為不砸老酒館招牌,請朋友吃飯也重新開酒。


在多次請陳掌櫃喝酒無果後,他把那壇假酒回送給了陳掌櫃,沉默的離開。


人紅是非多,高先生本有多次機會可以砸了老酒館招牌,但他沒有。



《老酒館》每個人物單拎出來,都夠我們品上一品。


還有心直口快,一心賺錢的賀掌櫃(馮雷 飾),雖貪錢但良心未泯的老警察(程煜 飾)


大家都是為了活下去,而做出不同選擇。




《老酒館》沒有萬惡的反派,每個人都是大時代的一個縮影。


人物各色各樣,而中心坐鎮的要屬陳寶國飾演的陳懷海。


編劇高滿堂曾說過,陳懷海這個角色就是為陳寶國量身定做的。


容四海酒,迎天下客。


隱忍大氣,什麼都不放在面兒上。


在得知金小手被槍斃後,他雙眼噙淚,竭力不讓自己哭出聲的剋制與強忍,讓不少人心疼。



他前期很穩,但從老警察的局中全身而退,識破金小手的把戲,用眼神擊退日本武士的情節可以看出:


他絕對是個狠角色。


陳掌櫃就像那一罈燒刀子,平靜的表面下,藏著萬分殺氣。



有人說《老酒館》是“民國版深夜食堂”,看盡亂世當中的人間百態,也有人說它有《茶館》的幾分味道。


在新舊更替的風雨中,一個酒館飄飄搖搖,堅守著它所堅守的東西。


廠長十幾集看下來,從四星觀望直接五星預定,《老酒館》就像一罈陳釀多年的老酒。


不管你怎麼想,這酒我喝定了!


商務合作QQ:2933848588

推薦閱讀

https://weiwenku.net/d/201374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