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觀眾的大遷徙

一起拍電影2019-09-13 11:40:34



作者 / 呂世明


“即便是在新互聯網時代,決定一切的仍然是人和人口,而不是數據。


這是一位互聯網大佬在某次論壇上的發出的感慨。這也是近兩年互聯網發展出現新的動向的大環境下,讓所有人特別是關心經濟發展的相關人士所要仔細認真考量的問題。


其實從去年年底開始,美團外賣業務突然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根據美團集團的數據調研,打敗外賣的居然是“共享單車”,方便快捷的單車服務從某種程度上讓居民有更強烈的意願外出用餐和去農貿市場買菜。

 


看起來外賣和單車業務和電影行業並不沾邊,但實際上,所有的消費行為都有關聯、所有的消費行為的根本也都在人。這其中最關鍵的問題仍然是人群是否能夠集中並形成固定的消費能力。

 

從目前來看,中國電影市場的票倉城市已經逐步成熟,近些年似乎大家一致都力圖做市場的擴展,並藉此來拉動增量觀眾和穩固存量影迷,但已經預感到距離我們票房的天花板已經越來越接近。

 

其實導致這一切,可能是中國人口的大遷徙,或者說是,中國電影觀眾的大遷徙。

 


人才是一切經濟的根本
遷徙導致經濟的變遷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這句出自《呂氏春秋》中的名言,從一個方面說明了流動的重要性,和那句“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一樣,都是中國人用古老的智慧闡明瞭人會因經濟利益的趨勢而要走上升通道。

 

電視連續劇《外來妹》1991年播映


改革開放前後的中國人的流動恰好說明了這一點,東北地區在工業基礎相對雄厚的時期,一直都是全國各地務工人員嚮往的地區,但伴隨市場化經濟的到來,以及西部開放、兩廣地區和江浙滬地區經濟的騰飛,中國人口也開始出現了愈發向這些經濟發達地區奔赴的跡象。

 

即便在單一省份,能夠留在三四線年輕人也越來越少,如果說九十年代初期,大部分90後父母一輩奔赴兩廣作為新中國首次純粹為經濟利益而形成的人口遷徙,那麼目前大部分1985年後出生的當代年輕人,他們的遷徙才是導致目前中國經濟大發展的重要因素。

 

其中有一點能力的向省會城市進發、能力稍微差不多的,也在努力努力做做北漂、廣漂。人口遷徙解決了很多問題,畢竟僅靠本地單一地區的居民,是極難維繫該地區的經濟增長的。

 


經濟的開放和發達,從根本上是有足夠強的吸引力來吸引足夠多的人才向其流動,儘管近些年,一些影視作品、一些媒體在渲染“北上廣不相信眼淚”,但實際上來看,並沒有多少人會死扛硬撐。

 

不過人的遷徙,針對不同區域所取得的效果和作用是不同的,從二三四線進入到一線,這對於一線城市而言,雖然會承擔一點的負擔和風險,但也在某種程度上,人為的降低了這部分地區的一些社會成本,一些一線居民不屑的工作機會往往會落到遷徙人口身上。

 

這一點,其實和經濟發展中、落後國家地區人口流動到發達國家時,遷徙人口所實現的社會功能是一直的,算一種雙方都互利互惠的經濟行為。

 


經濟聚攏的效益
促使大票倉城市的誕生

 

其實這兩年像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的票房增長已經低於了全國平均水平,即便在今年上半年三四線票房衰落的局面下,這些地區票房也沒有顯著特別高於全國水平,但因其票價要高於全國,導致了其尚有不錯的票房增長幅度。

 

 

從去年的增長態勢來看,除去北上廣深和排名20的瀋陽,高於全國平均增速的城市有9個之多,這些地區基本都是經濟發達地區和區域中心城市,都可以起到區域經濟領頭羊的作用。

 

其實像北上廣深四地,其票房總和相當於英國和韓國這些票房大國的總體量,他們的未來發展可能會變得日臻穩定,期待他們再為中國電影市場貢獻更多能量顯然有點困難。

 

那麼目前排名在全國票房5-50名,特別是一些新興的經濟發達地區、沿海三線經濟特區、中西部受到經濟特惠地區,以及有國家未來特殊政策扶持地區,都是未來有存在大的經濟增量和人口遷徙的可能性。

 

根據多地地方統計數據來看,近十年中國人口的流動更多傾向於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這些地區即便是三四線城市,也都有不錯的人口增長率。穩定的人口增長率會帶來穩定的人口駐留效益,也會帶來豐厚的經濟效益,這也是為什麼最近十餘年,兩個三角洲地區電影票房能夠實現較穩定增長的主要因素。

 

四川是中國的人口大省,當重慶提升為直轄市之後,對於整個四川盆地地區的經濟增長都有極大提升,更因西部大部分的助力,使得成都和重慶目前是中國票房除去一線之外,最主要的兩個地區。

 


除此之外,像一些人口大省、沿海地區都有較強的經濟實力,這些才是票房的基礎和根本。相比而言,一些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經濟發達地區,本身並沒有足夠多的居民駐留,很難形成較強的票房競爭力。

 

一般大家都會認為,近些年電影票房的增長是更多是由票補所帶動,但實際上,從電影開始院線化改革以來,電影票只是對於觀影頻次較低的觀眾有價格門檻,觀眾能夠獲得票價優惠的機會和渠道很多和也普遍,會員卡政策其實一度是比較方便和優惠的渠道。

 

其實真正拉動票房大幅度增長,仍然是人口的大幅度的遷徙,相比其他娛樂方式,電影票仍然是廉價的,對於大部分外來人口,他們的社交朋友圈和社團構成遠不及本地居民,電影絕對是最划算、最經濟和最有人情味的娛樂方式。

 


未來人口流向哪裡
票房就流向哪裡

 

雖然目前很多國人自己對於電影行業的前景並不樂觀,但外媒對於中國電影市場反而是非常看好的。有外媒預計在未來3-5年間,中國內地票房將超於美國成為真正意義的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

 

同時,1978-2018年,中國城鎮常住人口從1.7億快速增至8.3億,城市化率從17.9%提升至59.6%。在過去四十年城鎮人口淨增6.6億,這些人口幾乎都是從三四線過渡到一二線,成為了城鎮人口。

 

目前,中國59.6%的城市化率稍高於55.3%的世界平均水平,但這明顯低於發達經濟體的81.3%和中高收入經濟體的66.2%,這意味著未來中國城市化還有較大的空間。

 

根據聯合國官方的預測,到2030年中國城市化率將達約71%,對應城鎮人口為10.3億,將比2018年增加約2億。

 

那麼這2億人口的增長,將成為新的經濟人口紅利,具備較強的消費能力,他們可能是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利器,同時也是票房增加的保障。

 

 

中國規劃的19個城市群(國家統計局、恆大研究院)


雖然我們目前互聯網經濟在某種程度上在拉近各個地區的經濟水平,但國家的長期規劃和策略,勢必會在未來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增長態勢,區域中心城市帶動地區經濟已經在長珠三角洲和京津冀地區取得了成功,伴隨未來中國物流行業、航空高鐵的更高速增長,地區以往的強制優勢會縮減,全國經濟也有希望得到更均衡的發展。

 

未來2億新增城鎮人口中的80%可能將分佈在這19個城市群,其中約六成將分佈在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長江中游、成渝、中原、山東半島等七大城市群。

 

那麼這些地區如果尚存在院線和影城空白點,有望在未來十年內有相當於這十年的優勢地區的發展態勢,這對於逐步固化的電影市場,是非常重要的經濟增長點。



但這裡需要警惕和考量到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否要加持續大力度在這些地區提前配置足夠多的三四線影城。從目前各個區域的發展態勢來看,三四線影城在更多情況下,並沒有起到在非春節檔、暑期檔較好的增量作用。

 

這也是因為這些地區的城鎮化程度遠遠不夠,地區的人口支撐不起目前的影城佈局,這也說明這些地區的人口流動和遷徙尚未完成,但大部分院線和影投公司出於行業佈局、搶佔市場的原因,會提前落位,只不過伴隨房租的提升、用工成本的提高,這些地區影城目前的情況都不算理想。

 

如果說社區影城開始走向邊緣化是因為消費能力和消費習慣所導致,那麼目前在相對高素質人口遷徙尚未完成的今天,三四線城市的影城,可能就是一種相對經濟發達地區的社區影城。

 

並不是要否定院線和影投公司目前在一些區域的佈局和籌謀,只不過用目前的群眾基礎和消費能力,想完全驅動當下六萬六千塊銀幕是很困難的,我們面臨的問題不僅僅是電影層面的問題,還有經濟發展、國家政策面和大方向的問題,這些問題並不是僅依靠院線影投公司自己作為就可以實現的。





近期熱文


消失的國產美食電影
詳解明星對票房的影響力
2019年暑期檔五味雜陳
李現陳立農這出古裝奇幻大戲潛力如何
“哪吒”衝擊“木吒”



商務合作 / 轉載 / 加入社群 / 約稿

請聯繫微信ID:

15201655723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https://weiwenku.net/d/201374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