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如何剝削外籍勞工的?

地球知識局2019-09-13 13:31:47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163-日本技能實習


作者:棉大葵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生菜


最近BBC發佈的“日企剝削移民勞動力”的視頻火遍全網,視頻中遭到剝削的中國人慘狀,更是揪住了國人的心臟,引起國人一片聲討。


這部片子的大背景,是日本的老齡化進程在不斷加快,現實生產中的勞動力嚴重短缺。然而辦法總比困難多,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總還是要想辦法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為國運續命的。


於是片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技能實習(培訓)制度”(技能実習制度),就這樣在缺德的企業家手中誕生了。




帶你實習帶你飛


日本在6、70年代的黃金時期,一直貫徹著終身僱傭制。這種類似家庭管理的模式,雖然增強了員工的向心力,但同樣也讓企業背上了沉重的負擔。隨著戰後參加工作的黃金一代年輕人逐漸老去,他們的產出逐漸變少,薪資卻只能越來越高,再加上不斷完善的職工福利法規,日本企業越來越不堪重負。


日本在戰後可以在眾多行業和眾多產品飛速發展

和這種終身僱傭制大有關係

不過其背後則是美國的政治經濟庇護、財閥集團的重組、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年輕人人口結構,才有終身僱傭的可能

(當年的拳頭產品了,圖片來自wikipedia@Jorge Barrios


於是到了70年代後期,一些企業開始以實習生(研修生)名義,不提供終身僱傭的機會,緩解勞動壓力,還經常引進外國廉價勞工,參與日本建設。


日本人口結構的變化及預測

老人比例近乎一半的未來真是可怕

(圖片來自wikipedia@JonMcDonald


日本各行業聯合會也受到啟發,逐漸為旗下中小企業招聘“研修生”。1981年,外國實習生制度正式在日本實施,這一制度也是如今節能實習培訓制度的前身。1993年,日本政府在實習生制度中增添了技能培訓的內容,變為技能實習培訓制度。


根據定義,培訓實習計劃的目的是“為發展中國家培養人材,邀請外國年輕勞動者來日,學習日本先進技術知識,期滿(通常是三年)回國,為本國經濟發展作貢獻”;還規定技能實習生屬於勞動者,受日本的勞動基準法、勞動安全衛生法、最低工資法等勞動法令的保護。


歡迎來日本“留學”

(圖片來自wikipedia@takato marui from Osaka, Japan


計劃的公佈確實為日本輸送了大量的勞動力,尤其是進入21世紀以來,來自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的低技能“就業困難戶”聽說日本活輕錢多還包培訓,紛紛躍躍欲試,打算到日本賺錢。


彷彿日本很樂意為別國培養技術骨幹?

(圖片來自wikipedia@Bertel Schmitt)


在前往日本工作的外國人中,在2015年前都以中國人為最多,其次是越南、菲利賓籍工人;而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的提高,日本把吸納重點轉到了東南亞。2016年,越南籍的技能實習生增長速度首次超過中國。但總的來說,中國技能實習生的數量仍舊最多。


最後都來仰慕學習一下日本的先進技術

但大概率不會教給你,卻會勸你慢慢熬


這些到日本求生的技能實習生,往往勤勞肯幹聽話踏實,所以尤其受到日本“3K”(危險[kiken]、骯髒[kitanai]、吃力[kitsui])行業的青睞,而這些行業是日本本地人最不願意從事的。所以在實習培訓業種標明的70多個工作領域中, 服裝、食品製造、金屬加工等辛苦行業的企業恨不得在工廠裡塞滿外來的實習生。


去日本實習必備的技能實習生手冊


“技能實習培訓”制度早已變成了一些企業剝削勞工的幌子


然而日本的用工荒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2019年7月,日本失業率處於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的最低水平,15至64歲的有工作人口達到77.9%,大約每150個就業崗位只對應100位應聘者。社會崗位過飽和,卻始終沒有足夠的工人來填滿這些空白。


所以日本必須進一步採取措施拯救國內勞動力市場。2018年12月,日本政府通過立法,將向大約34.5萬外國工人敞開國門,顯然,技能實習生是外國工人的重要來源。


然而日本民眾還是不太歡迎外國人

(圖片來自youtube@That Japanese Man Yuta)



誰知入了深坑


過去,對於日本企業剝削外國工人的報道很少,因此日本給國外群眾留下了勞動法律體系完備、就業者權益能夠得到保障的印象,不然大家也不會對去島國工作趨之若鶩。


直到近幾年,一些日本企業的嘴臉才逐漸暴露出來。


2017年,柬埔寨女工英格在高薪(12萬日元每月)誘惑下帶著兒子前往日本打工,介紹者承諾會對她進行技能培訓,學成之後回國容易找工作。


即使日本經歷了停滯的20年

即使柬埔寨增長迅猛

但是人均仍然只有日本的近三十分之一

能去日本學成歸國,希望人生從此就好了

(圖片來自google)


然而被分配在服裝廠流水線裡的她從早上8點工作到凌晨2、3點,每週6天不停轉,到手的工資卻連承諾的一半都不到。然而她又沒法走,一是合同期沒到,二是她必須償還給柬埔寨中介公司約合4000美元的中介費——畢竟她的日本“好”工作就是這家公司介紹來的。


還有被騙到偏遠地區幹危險髒活的實習生。


據2018年日媒爆料,本州島東北部巖手縣的一家建築公司利用“技能實習培訓制度”,從越南引進了一批勞工,並將其中一些人調派到福島,在那裡處理核廢料。


原來是來這裡上班

(圖片來自wikipedia)


為什麼說是“騙”呢,因為招工宣傳上寫著任務是去巖手縣從事輕鬆的建築工作,刷刷牆、打打下手之類。


而實際上,一名被騙的越南勞工揭露,他們被卡車載到福島的核廢料除汙地點,工作是用鏟子將溝渠裡的廢泥去除,偶爾也給民宅的周圍除草


最讓他們鬱悶的是,在工作時他們常看到核電站工作人員拿著輻射檢測器在到處測試,還問:“這地方危險,你們怎麼會來。”


所以越南勞工似乎是不配穿防護服的?

(圖片來自wikipedia@IAEA Imagebank)▼


當然是因為錢多!這家公司開出了15萬日元(約合1萬元)月薪,是很多越南勞工工資的3倍以上,不心動很難。當然,向中介交的高額(100-150萬日元(約合6.7萬-10萬))的中介費也是個天文數字,為了還債也要悶頭幹。


中間商的這筆差價也是層層轉包來的,主要分為國內中介、國內送出機關、日本的監理團體,每一層都要賺錢,最後攤派到可憐的勞工頭上的中介費自然也很高。


層層嵌套所以貴啊(圖片來自jitco.or.jp)▼


這柬埔寨、越南勞工都出事了,數量最多的中國勞工自是難以倖免。最近引起轟動的時間就是BBC調查爆料的“日本剝削外來勞工”


接受採訪的中國工人境況悲慘。在服裝廠工作的女子“每天干活都累得腿腫腰痛,頭痛到夜裡都哭。”、“過年時間也沒有休息”;盒子廠工作的小哥出現工傷,公司拒絕支付醫藥費威脅遣返回國;還有女工,因為自己是唯一的中國女性實習生,被日本領導公然侮辱:“你是實習生,是中國人,在日本我們罵你也只能聽著……”


BBC的報道▼


EXO ME???


不過生活和中間商所迫,很多人對侮辱也只能選擇忍氣吞聲,工錢要能按時結也行。


但是對不起,工資也是結不清的。超時工作是常態,超時工作還沒有加班費更是自然,甚至有些人連基本工資都拿不到。


當然,這些都被公司否定了,聲稱自己是合法用工的好公司。



被虐之後


被媒體披露的這些現象並非個例。


日本勞動部調查了6000家總共僱用了26萬技術實習人員的公司,發現約有70%的公司違反了非法和無償加班的勞動法規。


在這種規模化的現象中,部分不堪虐待者會悄悄逃離,到別處自尋出路。日本《產經新聞》報道,2011年至2016年的5年間,“失蹤”實習生人數不斷增加,單單中國籍的就已累計超過一萬人;僅僅去年一年,就有超過7000名實習生從工作場所逃離,主因便是過低的工資和過長時間的工作。


隨著日本的逐步老齡化

已經要每年減少十幾萬以上人口了,老齡比例也在增加

這“失蹤”的一萬人就顯得相當重要了,多一萬是一萬

(圖片來自wikipedia)


沒有逃離的那些人,一部分選擇默默忍受,甚至在日本“企業戰士文化”的薰陶下忍到死。


一名菲律賓籍實習生在日本岐阜縣從事切割鋼板和塗料方面的工作,每月光是超時的工作時長就長達122.5小時,最終因為過度勞累,把年輕的27歲的生命丟在了異國。


當然,也有比較剛烈的另一部分人會尋求反抗。


日經新聞披露,有不堪欺壓的女工們聯合起來向黑心公司討要每人600萬日元(約合40.3萬元)的工資欠款,還找了律師。結果公司直接解僱了她們,然後對外宣佈破產:公司沒錢了,實在付不起了。


——事情到此還沒結束:公司換了個地方,拉著剩餘的實習生重新成立公司再次開工了。


這就是被“盯上”的日企常用的免責手法:宣佈破產,然後開一家新公司,就能在法律上免責。


按理說,這種丟國家面子的事情出了這麼多,日本政府也沒個行動?


產業已經這麼艱難了,首先要捨棄的肯定是面子了

(圖片來自wikipedia@Chatham House)


有的。就在去年12月,日本政府剛剛批准了聲稱可以防止技術實習人員遭受剝削的措施,還承諾為新工人提供“恰當的”工作條件,包括公平的薪酬和合理的工作時間。然而,具體執行的時候還是會出問題,深諳日本勞動市場現狀的政客們,究竟會不會為了他鄉而來的弱勢群體懲罰艱難維生的本土企業,就只有自己心理明白了。




最近幾年,隨著良心媒體的爆料越來越多,過去這種被日企矢口否認的事實暴露在世界眼前。人心總有向善的一面,日本網友對此也是群情激憤,表示這“完全是奴隸制”,長此以往會惡化周邊國家對日本的看法。


日本網友說的是對的,不過在日本找到既能夠滿足企業勞動力需求、又不妨礙企業賺大錢的兩全方法之前,“廉價又好騙”的外國人,可能一直是用人的上佳之選。


參考資料:

https://www.bbc.com/news/av/world-asia-49448757/migrant-workers-exploited-in-jap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chnical_Intern_Training_Program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343709/answer/338382721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jan/02/fears-of-exploitation-as-japan-prepares-to-admit-foreign-workers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wikipedia@Yodalica


END



擴展閱讀


https://weiwenku.net/d/201375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