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無禁忌,原來真有人過著限制級的人生。

電影雜誌2019-10-06 17:50:49


你還記得那個在舞臺上熠熠生輝的皇后樂隊主唱嗎? 
還記得在“拯救生命”演唱會LIVE AID上那最後20分鐘的癲狂嗎?
《波西米亞狂想曲》自上映以來,票房成績便極其能打,不僅創造了音樂傳記片9億的票房神話,更是拿獎拿到手軟。
然而影評人們卻似乎更青睞另一部音樂人傳記片,
這部音樂傳記片,在戛納影展的盧米埃大廳裡,贏得了全場觀眾長達四分鐘的掌聲——
《火箭人》
Rocketman
媲美《波西米亞狂想曲》的新作,終於來了!
這是一部以英國傳奇音樂人埃爾頓·約翰為主人公的傳記電影,
那麼,埃爾頓·約翰是誰?
一個英國國寶級的音樂家,
四十年的音樂生涯,兩億五千萬的唱片銷量,獲獎無數,
開創了“鋼琴搖滾”,被譽為“英國樂壇常青樹”,絕對是史上最成功的音樂人之一。
羨慕之餘,不妨再思考一個問題:
這種blingbling,自帶特效光環的人物如果將自己的人生經歷拍成電影,
那該是怎樣的燦爛輝煌,傳奇萬分呀!


事實卻是,這一部傳記片,拍的十分限制級,大寫的R!
埃爾頓在接受採訪時,也十分耿直:
“他們想要降低性與毒品在電影裡的比重,但老子當年過的就不是PG-13的生活啊!”
電影一開場,就是奇裝異服的埃爾頓。
他大搖大擺地走入了互助小組,在眾人面面相覷時,坐下來就是一頓自白。
他對著鏡頭開場白:“我是埃爾頓·赫拉克勒斯·約翰,我是一個酒鬼、毒癮患者、性癮患者、暴食症患者……
隨著埃爾頓的自白,大量的閃回鏡頭對他的一生進行呈現。
出生於英國小鎮的埃爾頓·約翰,自小便展現出驚人的音樂天賦。
父親是搞音樂的,卻對小埃爾頓十分冷落,哦,那個時候還不叫埃爾頓,他叫雷吉。
冷漠的軍人父親早早與母親離婚,對雷吉從未有過半分關心。
父親如此,母親更不咋地,一心只有她自己,視雷吉為累贅。
不管雷吉也就算了,偏偏出軌還要被雷吉撞上。
影片與《波西米亞狂想曲》不同,《波米》側重於讓觀眾跟隨著弗雷迪·莫庫裡的情感變化來感受不同時期的皇后樂隊,
而《火箭人》則著力於埃爾頓自身的精神世界。 
因此,導演用了很多心碎情節來展現埃爾頓的童年。
比如,父母從未間斷的爭吵與指責,絲毫不顧及孩子的感受。
更重要的是父母的打擊式教育,讓埃爾頓終其一生都被自卑感牢牢包裹,
不被愛的孩子,沒有一個瞬間是不委屈的,
正因為那是生他養他的父母,所以造成的傷害比別人更甚。
攤上這樣的父母,雷吉的童年過得那叫一個悽悽慘慘。
但所幸雷吉是個天才,
在雷吉的成名路上,有兩個對他很重要的~~額,男人
一個是詞人貝爾尼·陶賓。
兩人一見如故,惺惺相惜。
你作詞,我譜曲,配合的天衣無縫,簡直就是靈魂伴侶。
正巧有一家公司在海選音樂人,雷吉去了,對方問他叫什麼名字。
他斜眼一瞟,牆上掛了張約翰列儂的照片,
突發奇想,埃爾頓·約翰就此誕生。 
他倆簽下第一份唱片合同後,便獲得了去美國巡演的機會。
埃爾頓·約翰誇張華麗的服裝、熱辣奔放的舞臺風格,
當然,最棒的還是音樂,一邊彈鋼琴一邊大展爆發力的歌喉,迅速俘獲美國樂迷的心。
作為音樂人的傳記,電影在演出這方面,最大程度還原了埃爾頓的舞臺風格。
色彩華麗的服飾,炫目的歌舞,埃爾頓極強的舞臺表現力和感染力,讓搖滾有了生命。
對音樂的投入程度和現場的把控力更是超乎人想象,使電影整體觀感效果和《波西米亞狂想曲》對比,更為細膩真實。
自身便是才華斐然,更何況有著默契十足的搭檔,埃爾頓想不紅都難,
就這樣坐上了火箭,成為了震驚樂壇的一顆最奪目的新星!
成名路上自然不缺追隨者,很快,埃爾頓就遇上了第二個影響他一生的男人,約翰
約翰是個經紀人,長的吧,平心而論,皮囊還是很能糊弄人的,這不,就把埃爾頓迷得一愣一愣的。
不過這個約翰確實撩男手段高超,玩得是欲拒還迎,柔情攻勢那一套。
在約翰的攛掇下,埃爾頓很快和公司解約,約翰正式上位,成為埃爾頓的經紀人,
此處就相當於心機girl終於憑藉白蓮姿態成功嫁入豪門。
沒錯,此時的埃爾頓事業如日中天,妥妥的人生贏家,而約翰的本性也漸漸暴露。
約翰視埃爾頓為自己的賺錢工具,拼命給埃爾頓安排演出,
埃爾頓受不了情緒上來,推了約翰一把,沒想到,約翰反手就是一拳,撂下一通狠話後轉身離去。
何之謂渣男,絕不僅是因為暴力,更在於本性!
這不,埃爾頓回去後竟然發現約翰在他的私人豪宅裡與人廝混。
埃爾頓崩潰了,他開始沉迷嗑藥,不可自拔。
磕到出現幻覺,想要自殺。
最後心臟病發作,在鬼門關晃悠了一遭,而此時的約翰卻還忙著給他多加幾場演出。
約翰為何如此有恃無恐,原來早在埃爾頓意亂情迷之時,約翰就誘導埃爾頓簽下了一份合同。
合同規定,就算埃爾頓自殺死掉了,約翰還是會繼續得到他那20%的佣金。 
至此,渣男本質徹底暴露,簡直就是毫無人性。
都說一生該遇上兩個男人,一個驚豔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約翰驚豔了埃爾頓的時光,卻留下了數不盡的傷痛。
而作為溫柔了埃爾頓歲月的益友貝爾尼,
在埃爾頓逐步邁入自我毀滅時找過他,勸埃爾頓放下一切,回到鄉下,安安靜靜地寫歌,就像他們初始一樣。
可悲的是,經歷的多了,受過的傷多了,敏感自卑的人總是患得患失,不再輕易相信。
埃爾頓就是其中之一,他用嘲諷的口吻對貝爾尼說:“應該你走,我已經有兩個寫詞的了,夠用了。”
埃爾頓繼續紙醉金迷的生活,狂歡的背後是孤寂,
知心好友的離去,讓埃爾頓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
不過好在,絕境之中,懷著對音樂的最後希望,他叩開了戒毒所的大門……
埃爾頓在戒毒過程中,突然頓悟——他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我們從出生到生命終結,始終都處在和外界對抗,和解、共存的過程中。
當我們真正懂得,我們自己的人生,和任何人都無關時,
對於那些受到的傷害,你擁有完全的自主權,你可以不原諒也可以選擇放下,
這才是對自己最大的嘉獎,也是對過去真正的釋懷。
恰如影片最後一首歌中所唱:
從破碎之路上冉冉升起,我將重新愛我自己。


情人
致命女人
9月片單
喜歡的話請響鈴
不能說的遊戲
相思繪本:我倆的故事

https://weiwenku.net/d/201404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