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技術行業變老的真相

瞬息之間2019-10-12 22:33:41

當我們老去時會怎樣,一起看看這位國外五十多歲女性程序員的故事。




1


三十年前,開始了我在 IT 行業的第一份工作,那時計算機技術剛開始起飛,還少有大學提供計算機科學的學位。我是文科(liberal arts 自由技藝[1])畢業,住在波士頓地區。技術的發展甚至超過了大學開辦計算機科學系的速度,所以,當時我所在地區的很多大學都提供了類似今天的 “新手訓練營(boot camps)”來幫助入門。那時,週一到週五我是一名法務助理,而週六我會上一整天的計算機科學課程,從此進入了 IT 行業的大門。


[1] Liberal arts,是最正統的西學,其地位在工程、醫學等一切應用學科之上,它原本是一種最高級的學問——統治者的學問。華爾街日報有個統計,說有 93% 的公司認為,有三個來自自由技藝的技能,比任何本科專業都重要。這三個技能是批判性思維、交流、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萬維鋼《統治者和“拒絕被統治”者的學問》



當時,技術界的女性面臨一些額外的挑戰,但最大的方面是冒充者綜合症(impostor syndrome 一種自我能力否定傾向)。它是這樣一種感覺,雖然在工作上很成功,但總感覺自己不是 “真正的” 技術人。幸運的是,那時有足夠多的女性導師,以及足夠多的男性和女性一起工作並共同追尋不斷變化的技術。因而,我們的技術背景相對於從這份工作中能學到的東西,就關係不大了。


在二十多歲時,我們中的許多人都在努力獲得一個管理崗位。我們中的一些人想要進一步走到職業生涯的下一階段,並且其中一些人相當有競爭力。還有一些人則害怕失去他們入門級的工作崗位,其他人則害怕走向管理崗意味著進一步遠離技術,但那時沒人害怕變老。


如今,我們五、六十歲了,通常比整個公司的下一批員工要大至少 14 歲。我們那些在技術界歷經數十年倖存下來的朋友們,大部分變成了副總裁(VP)。而其他大多數中層管理者都被裁了並轉換了職業生涯。


我們中的其餘那部分人,就像在我們職業生涯早期知道的五十多歲的那些人——這些人不和別人混在一起,獨自坐著,每天悄悄地來,默默的離開,最終悄無聲息的消失,甚至沒有一場告別宴。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被裁過兩次:第一次在職業生涯剛開始時,那時我太年輕,無關緊要;另一次,在快結束時,是我太老了,而且很貴。


我失去了第一份工作時充滿了樂觀,並還很擔心選錯了職業道路。而我離開上一份工作時,對剛剛結束的職業生涯感到害怕。走時,我打趣我的年輕經理,說我要離開這個行業去 Wegmans 超市烤鬆餅。讓人欣慰的是,他也感覺這很糟糕。


離開後的兩週內,我開始為一位老朋友工作,他是政府的合同承包商。結果,這裡成了大多數我這個年齡的人工作的地方。亞馬遜來到我家的後門並不意味著在北維吉尼亞州有了新工作的機會——它只意味著希望政府僱主能為老年技術工作者提供更多點空間。


2


把我們的失敗歸咎於不願意適應新技術,這麼說也許太過簡單,甚至不完全公平。在一家公司或使用一種技術太久會讓你很難適應一份新的工作,即使是那些最願意學習的老程序員也至少有那麼一次站在了技術爭論的錯誤面。我們被打上標籤:顛覆式創新的阻礙者。我們年輕的同事不得不勸服我們相信,技術是可以在快速突破的基礎上去交付的,質量保證(QA)是可選的,自動化能搞定一切事情。


我說過一句職業生涯自殺式的評論,是對一位亞馬遜的年輕經理打趣道:“好吧,我想你要麼擁有一個八人組的 DBA 團隊,要麼是一個八人組的開發團隊來自動化他們的工作”。我們中的一些人可是記得,像數據庫和系統管理員這樣的運維工作,是如何從程序員在夜晚和週末隨身攜帶傳呼機的糟糕時代進化來的。


讓年長的技術工作者——或任何年紀較大的工作者——面臨提前退休的風險原因,是因為沒人關心我們的職業生涯,或者說沒人看見過我們擁有哪怕一點點職業生涯。(作為年輕的女性,我們的同事——通常是男性——問我們生一胎或二胎是否意味著提前退休。)


在與年長的員工合作時,即使是那些最有意願的經理也會很快耗盡耐心。曾經我們有數月時間在一個新職位上熱身,而如今我們聽到的評價是:“好吧,以你的經驗水平,我以為你能學得更快一些。” 我們的錯誤是不可原諒的,因為你已沒法將其歸咎於年輕缺乏經驗或者衝動了——甚或作為人(就會犯錯)。


失去了與同事和經理們共同的參考視角,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複雜。要精於某事,人們必須樂意試錯,但看見年輕的經理們走在危險的軌跡上,真得很難保持沉默。當你已從過去的錯誤中學會太多,見過多少趨勢來來去去、潮起潮落,當你看見年輕的團隊在你幾十年前面臨的問題上苦苦掙扎時,你真得很難什麼都不說。即使如此,你也只能等著,眼睜睜看著他們去嘗試並犯錯——感覺有點無助,而且無用。


在技術行業變老,男性、女性都一樣受傷害。我認識一些男性,為了讓孩子上大學,不得不遠離家庭背井離鄉。我還認識其他一些人,為了熬到退休時刻,他們不得不賣掉房子,舉家遷移。我們都老得太快,伴隨著一點點痛苦。


3


今天,當我在看這個行業時,我想知道兩件事:1) 我的同儕們都去哪裡了?2) 將要取代我們的年輕女孩都在哪裡?最早的程序員都是女性,因為早期編程工作是從文書崗位進化而來的。如今,若沒有一個計算機科學的學位,很少有畢業生——無論男女——能通過簡歷篩選。然而,大部分的女孩,在被高中的計算機科學先修課程傷透心後,都傾向於選擇其他的職業生涯。進入大學的男生或女生接著被深奧的工程和數學課程淘汰掉,沒有這些課程,他們將無法更進一步。


作為一名技術界的老年女性,通過經歷和經驗獲得了自信,其中特別困難的是看著我的年輕姐妹們羞於提出棘手的問題,只是因為害怕被房間裡聲音更大,更有自信的男性們駁回。更難看得下去得是,其他女性試圖通過採用類似一些男性的鬥爭行為來取得優勢地位。也許,這源於她們在學著如何在瘋狂嚴酷的計算機科學與工程項目中倖存下來——然而,女性帶來的多樣性並非來自性別,而是風格。


我曾經認為年齡只會限制那些依賴體能的職業。一位老醫生,律師或老師並不像一位 60 歲的建築工人那麼罕見。三十年前,當我們的職業生涯開始時,我們認為保持就業不過是要持續的適應。我知道,指責整個行業有意地排除 50 歲以上的僱員是不公平的。然而,這些 50+ 的人如今都去哪裡了?我們大多數人都想學習並適應,而且我們中的許多人已經是這麼做的。


真正排斥我們的是技術文化。它追求年輕,而且是男性的;它非常迅速,而且有一點點粗暴。所有那些創新、傲慢和固執的年輕領導者,有時會完全不考慮那些與當前文化相背的想法。儘管多數科技公司都在熱切的追求包容性,但從未想到,有一天,這種文化將會邊緣化我們。




作者:Angela DeLillio Galper

翻譯:mindwind  

日期:2018-11-28  

原文:[The Truth About Aging in the Tech Industry](https://medium.com/s/story/aging-in-the-tech-industry-6a0e116bdf09)




往期回顧


  • 發現真正的“喜歡”

  • 收到一個神盾局的offer,怎麼樣?

  •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酋長巖”?

  • 處理一份內心煎熬的工作有兩種方法...

  • 糾結:決策有依據、侷限和方法...



此刻瞬間


當年讀軟件專業時就很少有女同學,工作十多年後,不知道還有幾位女同學還在程序員的崗位上了,其實正如作者所說這個行業應該多鼓勵鼓勵女性,也許真能帶來一些行業文化風格上的變化。


寫點文字,畫點畫兒,分享成長的

瞬息之間


https://weiwenku.net/d/201406577